第004版:文化让巴南走得更远 上一版   

巴人溯古话廪君
 

巴南数字报   返回巴南网  

巴南报社主办  
          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期

巴人溯古话廪君
林永蔚

 

远古,盘古王渐行渐远,已成传说。混沌初开,众生峥嵘,人兽不分……

这天,神女华胥氏恰似光华而又甜蜜的花朵,她御着一片祥云,载歌载舞,降临到了东胜神洲风景漪丽的雷泽岸畔。

鲜花怒放,蜂蝶翩翩,一群群不知名的鸟儿飞来飞去,互相追逐,体验着春色的浪漫。

“雷泽?嘻嘻……这可是雷神降临过的地方呀!”

 华胥氏拿着一束花草,边走边唱。忽然她看到了地上的一个巨大脚印。

“啊!这可是雷神留下的脚印呀……”

华胥神女好奇地走上去,轻轻地踩了一下。她正准备退出,忽然感到全身发热,一阵阵快感让她如仙如醉,兴奋莫名。就这样,她就有了身孕——等到几个月后的318日,她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小孩就是“伏羲”

椐《山海经·海内东经》记载,雷神住在雷泽中,长着人的头面,而身子却似龙蛇,鼓着一个大肚皮来来往往,风驰电掣,八面威风。后来,华胥神女又想到了要去体验踩雷神“脚印”的快慰,结果生下了女儿“女娲” 。伏羲女娲兄妹都是雷神的后人,当然也是人头蛇身。伏羲女娲后来结为夫妇,繁衍出了华夏族的子孙后代。

“蛇者龙也”, 所以华人都是“龙种”

时间不知又过了多少年,伏羲有子咸鸟,咸鸟生下乘厘,乘厘生下了“后照”。后照以后,伏羲女娲的子孙后代都有了千千万万,他们定居在三峡一带的“巴水”。 后照的子孙就以巴水为姓,称巴氏。又过了许多年,住在这一带地方的人,竟又衍生出了巴氏以外的樊氏、醰氏、向氏、郑氏等四个姓氏。巴氏住在红色的山洞里,其他四姓住在黑色的山洞里。由于各自信仰的神灵不同,他们常常互相争斗,生活很不稳定。

常言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这居住在巴水的五姓人,终于感觉这样纷争下去不行了,于是就协商决定要推举出一位共同的首领。

谁来当这个五姓首领呢?想来想去,还是只有遵循“强者为王” 的逻缉,经过一番商议,决定由这五姓人各自派出了一位本姓中最杰出的人为族长,一齐来到了清江河畔,比武较量,进行五姓首领的竞选。

选赛的地点,定在武落钟离山间清江畔的一片河汀,选赛的项目是掷剑和赛船。

清江古名夷水,是长江流域的一颗明珠,她发源于鄂西利川市龙洞沟,流经巴东,在枝城注入长江。这里水色碧透,巴人见其清澄,所以取名清江。  

武落钟离山是由武落山和钟离山两山相连而成,山虽不高却极陡险。山顶有魁头岩、牛角岩、盐女岩、石神台、庙凸岩五座石峰。山腰有石穴二处,一穴赤如丹,一穴黑如漆,这就是五姓人籍以遮风挡雨的“穴家”。 当然,这些地名都是后人所取,巴务相当年选赛时,早还没这些地名呢。

人言“八百里清江美如画”。 只见这里绿岛星罗棋布,高峡曲径通幽;鸟鸣猿啼,野趣横生,虹桥卧波,锦鳞戏水——好一派令人魂牵梦萦的醉人风光。

这天,五姓的老老少少都聚集在清江两岸的山坡上,各姓都在为自已的族长呐喊助威。

那时还没学会使用弓箭,掷剑就象现在体育场上的掷标枪。

比赛开始,樊、醰、向、郑四姓族长都剑击靶心,胜负难分,这阵该巴姓族长上了。

巴族推出的族长叫“务相”。由于岁月的变迁,世代进化,这个“巴务相”早已不象他祖先伏羲女娲那样人首蛇身,而是一位长得魁武雄壮的小伙子了。

这时,只听场上呼啸声起,巴务相早已快步上前,巍然站立在了河汀中间。只见他头戴荆条小帽,一朿小花斜插耳鬓,腰系鹿皮裙,赤着脚,毛茸茸的胸脯上,展示出了强壮和剽悍。巴务相不慌不忙的将剑插在地上后,躬身向四方拱手施礼。当众人正打量着他魁梧外貌的时侯,忽见他拔剑而起,纵身往靶心掷去

原来,巴务相使的是双刃雌雄剑。这剑出手升空之后一分为二,恰似二龙抢宝一般,直向剑靶飞去。说时迟那时快,当人们还未回过神来之时,双剑又合二为一,并中靶心。

欢呼声顿时响震山谷,巴务相以其过人的武艺,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

第二个项目是比赛乘船。船是泥土做的,那四姓人坐上去后,泥船驶不了多远就都进水沉没了。巴务相见势不对,他在自已的泥船两边捆挷了两根巨大的竹竿,待船到江心,泥软进水,但凭借竹竿浮力,巴务相的船依然漂浮水面,平稳地驶向了终点。

五族首领竞选结朿,大家决议立巴人之子务相为首领,号曰“廪君”。 从此,巴、樊、醰、向、郑等五个姓氏合为巴族。“廪君” 就带着自已的族人们战天斗地,休养生息……奠定了巴氏族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千秋功业。

早期的巴人,以狩猎、捕鱼为主。他们仍居住在石穴中,常常和猛兽打交道,“白虎” 就是他们崇拜的图腾。

廪君武艺高强,为人淳厚。当时巴人还不习农耕,为了族人们能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他们只好东巡西进,四方迁徙。有一年,廪君带着部落来到了一个叫盐阳的地方。

盐阳山高林密,这个地方的部落,通过世代传承,都是以神女为酋长。

这天,盐阳神女正在溪涧中宽衣沐浴,忽然听到林中一片喧哗。她回头一看,竟见到了一个威武的青年,胯下驾骑着一头白虎向溪边走来。神女躲闪不及,急忙藏在一块大石头后围上了花裙,可这时饰盖双乳的两朵玉兰花却被水冲走了,她只好十分尴尬地用双手遮护住自已丰腴的乳房。

这位骑白虎的青年就是廪君。廪君来到溪边,喝了几口清甜的溪水。恰在这时,盐阳神女的一群侍女围了上来。

“那儿来的野大汉呀?这溪水可是我们盐阳神女娘娘的圣水,外人可不许随便喝呀!”

“哦,对不起,对不起,姑娘们,我只是借你们地盘过路……马上就走。”

“不行!你这汉子喝了我们的水,我们要你用两支兔子赔偿。”

“要两支兔子那还不简单,等会我去捉来给你。”这群无理取闹的小丫头,弄的廪君哭笑不得。

“不吗,不吗!等会你跑了我们哪去找?”

 “对,人家这就要。”众侍女七嘴八舌,纠缠不休。

 “哈哈!丫头片子们,看我的!”正在此时,一群野兔从林中跑来,廩君迟疑片刻,从腰间取出骨镖,只听嗖的一声,一镖双兔,应声而倒。侍女们哪见过这等身手,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好武艺!”躲在巨石后边的盐阳神女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她也禁不住站出身来,开口赞扬。

 廪君循声望去,惊诧地看到了宛若出水芙蓉般的盐阳神女。

“见过娘娘!”一见神女在此,侍女们忙上前应喏。

 神女打发开了那些侍女,羞涩地捂住象两支小兔一样的双乳,满面红云地款款上前向廪君道了个万福。

“武艺超人的英雄,盐阳头女这厢有礼了!”

“女头领客气了!巴族廪君从贵界经过,来得鲁莽,还盼女头领多多包涵包涵。”

“啊!您就是巴廪君?哎呀,我久闻大名,十分仰慕,今日有缘相见真是天作之合呀!”说到这里,盐阳神女心中若有所动,面颊上的红霞更浓了。

“巴务相领全族兴衰重担,敢不宵衣旰食?”

“廪君如此敬族践事,真巴人之福也!”神女说到这里,抬头深情地望了望廪君,恰好碰上了四目相对,他两人在目光的对接中,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拳拳爱意。

 神女这时也忘记了害羞,含情脉脉地向自已心中的英雄欠了欠身,一再表示愿以身相许,并诚挚地恳请他到洞中,共商盐巴共荣,两族合一的宏图伟业。

 廪君听到神女的邀请,正要应允,忽然他想到了阖族西迁,开疆拓土的大事,为全族兴盛作想,他毅然拒绝了这位美丽多情的盐阳神女。

 盐阳神女听了,懊悔不已,化着一缕青风竞自飞去。

 入夜,廪君一众正在岩下休息,忽见盐阳神女驭风而至。她偎倚在廪君怀中又是一番哭诉哀求,要想捥留巴人,无奈廪君心如磐石,始终没有接受神女的投怀送抱。

 天明了,神女只好辞去,可她总是不甘心呀。于是艾怨缠心的神女下令满山飞虫出动,去掩蔽日光,让天地晦冥,叫廪君族人们不知东西方向,难以起程。

 就这样,神女夜里来求,白天阻路,弄的巴人接近半月,滞留盐阳难以行进。无奈之中,族内有几个年长的人私下策谋,决定假托廪君名义答应神女的请求,并给神女送去廪君一缕青絲为信物,叫她系在胸前,待到明日合卺交欢,两族合一。

到了第二天,遮天蔽日的飞虫没有了,盐阳神女喜孜孜地佩上青丝,收拾打扮想当新娘。可是她刚一露面,巴族的杀手早作好准备,一剑掷去,可怜神女芳魂竟化作一缕青烟,直飞离恨天外而去……

廪君听说神女被自已族人打死,于心不忍,定要追究凶手,无奈老人们苦苦求饶,他才罢手。盐女毕竟是无辜的呀,为了纪念盐女,后来巴人建了盐女庙。“盐巴,盐巴”,盐融化了,味道才会“巴适”,“盐、巴”不离就是为了纪念我们廪君老祖与盐女的这段凄丽苦涩的恋情啊。

廪君哭祭神女后,率领五姓人组成的部落继续西进,历经艰险,乘船来到川东地区,开拓出了幅员广大的巴国。

这年,廪君无疾而终后化为一头白虎,腾跃而去。商周时期,廪君的子孙后代巳遍及川东、湖北西部及贵州东北一带。春秋时建立起了以江州为中心的巴国(就是今天的重庆市渝中区)。

从殷商开始往后的千百年间,巴人的足迹遍及半个中国,可此后不久,巴国陨落了。

两千多年前的巴人和今天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渝州半岛上,古人已逝,精气长存,让我们来寻根问祖,虔诚地祭奠我们的白虎廪君老祖爷吧。

 

 

 

 

 

 

 

 

 

巴南古籍精品《杜工部集》

自我区2009年古籍普查以来,巴南图书馆从馆藏6000余册线装书当中,整理出清代版本古籍20余种,计500余册。

“按照‘套色优于单色,图画优于文字'的原则去考量,其中不乏珍贵的古籍名录。”巴南图书馆馆长曾玉琴介绍,如清光绪二年(1876)粤东翰墨园刻五色套印本《杜工部集》就是其中之一,这部诗集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和文学价值。

百年藏书品相完好

在巴南图书馆珍藏的《杜工部集》有1020卷本,是清代卢坤编篡杜甫诗歌的专著之一。收录杜甫诗歌400多首,深刻地反映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后20多年的社会全貌,生动地记载杜甫一生的生活经历。

巴南图书馆古籍工作人员戚玉龙介绍,《杜工部集》开本28.5㎝×17㎝,板框17.4㎝×12.4㎝,上下花鱼尾,半叶行数8行,每行20字,书口白口,左右双边边栏,为清光绪(1876年)粤东翰墨园五色套印本。“《杜工部集》历经100年,经历了战火淬炼,经历了图书馆数度搬迁,保存完好,十分难得。”戚玉龙说。

六色套印代表雕版印刷最高成就

戚玉龙介绍,《杜工部集》有王弇洲、王遵严、王阮亭、宋牧仲、邵子湘五家的眉批点评,其中王弇洲为紫笔、王遵严为蓝笔,王阮亭为朱墨笔、宋牧仲为黄笔、邵子湘为绿笔,又分别用黄、绿、朱、墨、蓝、紫六色印刷,颇有收藏价值。

近代与王国维齐名的国学家、收藏家叶德辉在《书林清话》对《杜工部集》的评价是,“其间紫笔者明王世贞,……是并墨印而六色矣,斑斓彩色,娱目怡情,能使读者精神为之一振。然非有巨资大力,不克成功”。

戚玉龙介绍,在唐宋时期(6181279),印刷书籍基本都为单色;然后随着书籍注文的出现及插图的广泛流行,出现了在同一块雕版的不同部位分别涂抹不同颜色进行印刷的技术,但多次印刷后,同一雕版不同颜色区域间会互相浸渗。 而《杜工部集》采用的是多板套印技术,即将不同颜色的部分分别刻在多块雕版之上,然后依次逐块进行印刷,避免了颜色浸渗现象,“以其特殊的技巧与绚丽的效果,代表着雕版印刷术的最高成就,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

精妙批注彰显文学价值

《杜工部集》中的五色眉批形式多样,语言风格各异。戚玉龙介绍,批注中有中肯之词,亦有赞许之语,更有指出瑕疵,道出劣下之句者;其中不乏精妙绝句的评点,让人拍手叫好。

如首卷第十二叶《寄岑参》一诗中,句首“出门复入门”,蓝色眉批曰:“精悍高古唐人尽拜下风”。在同一页《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一诗中,“巢父掉头不肯住,东将入海随烟雾。诗卷长留天地间,钓竿欲拂珊瑚树。”紫色眉批曰:“起语突出惊人,字字接得神采。”第二十二页《去矣行》一诗中,句首蓝色眉批曰:“短篇奇壮,只是过人。”

“《杜工部集》是对诗歌本身的良好注解,对初学杜诗者是一种指导,对研读杜诗者更是一种启迪,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戚玉龙说。             记者  张应友

(感谢巴南图书馆戚玉龙同志提供素材)

 

 

 

 

 

 

《杜工部集》卷首页五家评本。

 

 

 

 

 

 

 

我的故乡—青木关

       郭永明

“美丽的青木关~/有水又有山~/山清~水秀~风光好~/九天仙女哟~也下凡……”从小,我就听惯了故乡这柔美动情的歌声;一听见这歌声,就仿佛感受到了那香喷喷的春风一般,全身都麻酥酥的,心里就像有一块香糖在融化……

青木关是我的第一故乡,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感情;直至今日老了,远离了青木关,但一入酣梦,她又把我搂进了怀里。

青木关的的确确是一片风光无限、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这里有许许多多的景点和传说故事,什么蟒蛇洞的传说呀,石老翁与石老婆的传说呀,三堆石和仙女洞的传说呀,等等等等,这些传说并不是凭空编造出来的,而是有景有点,有物有证,样样属实,让你不得不信。比如说“三堆石 ”和“仙女洞”吧,几千年来众所周知都是几位仙女变成的。遗憾的是她们因爱上了青木关美丽的山水而拒绝回天庭,最后被王母娘娘带领的五位雷神和天兵天将,将她们全部变成了石头;这些“石头”不仅个个均在,而且活灵活现。

青木关更吸引人的地方还不仅仅是传说故事和人文景观,而是轰轰烈烈的抗战文化的深厚沉淀,这可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呀。

抗战时期,由于敌机的轰炸,社会的动乱,森林蓊郁的青木关便成了天然的大后方。国民政府的教育部迁到了这里,教育部直属的国立音乐院迁到了这里,国立的中大附中、社教附中、以及民教馆也迁到了这里。刹那之间,青木关成了全国的文化、教育指挥中心和音乐家孕育的摇篮。

不用说当时在青木关的教育部和几所直属中学的宏观布局及发展状况,也不用说这些中学为后来培养的一大批顶尖级人才,单是建在青木关关口的国立音乐院的成就就使人触目惊心了。

那时我才七、八岁,只知道青木关突然来了许多操外地口音的陌生人,到处修房子,到处是学生,到处都是岗亭。我经常在山崖上、荒坡上看见一群群的洋学生看书、唱歌、弹琴,或吹箫、拉二胡。后来晚上还常常和街上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到关口公路边上的国音院前后听歌。开始有几人听,后来逐步增加到几百上千人,漫山遍野都是。那些歌声真好听,就像一股股甜甜的清泉在往心里流。特别是那首什么什么“情歌”(后来才知道是《康定情歌》),很多人都听起了瘾,回来后把“李家溜溜的大姐”,“张家溜溜的大哥”有意改为另外几位哥哥姐姐的名字传唱,为此,还引出了几场风波哩。

有一次我跟他们一起坐在国音院的后坡上听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们故意整我,把我一个人留在山坡上跑了。我醒来被吓得哇哇大哭,有两个洋学生听见了,跑出来把我带到宿舍去逗弄了半天才送我回家。有一位漂亮的洋姐姐还送了我一把口琴哩。

时间长了,有些常上街的洋学生也和我们混熟了。我们知道他们的生活过得极其艰苦:住在茅草房上,经常晚间都有老鼠打架,或拉屎拉尿,电灯是不可思议的事,只有昏暗的桐油灯伴随他们看书、练琴;他们吃的是霉米饭,有时饭里还有老鼠屎和石渣。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如果唱上两首革命歌曲,还要遭到国民党特务抓捕。

我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这所国音院原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前身,当时教育部的部长陈立夫,次长顾毓琇都先后在这里担任或兼任过院长,全国音乐界的名流李抱忱、谢寿康、吴伯超、杨仲子、杨荫浏、伍正谦、刘雪庵,以及建国后任中央音乐学院正副院长的马思聪、江定仙等60多位音乐界大家、名家、都在这里任过教。

古人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有这么多名人执教,所选的又多是来自全国的精英,怎能不培养出一大批响应当当的栋梁之材呢?

国音院在青木关创办了六年,就为我国培养了数百名卓有成就的音乐人才;如一片璀璨的群星,撒满了祖国广阔的天空。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音乐指挥家、中国音协副主席严良堃,女高音歌唱家张权,中国音乐研究所所长郭乃安,著名曲作家瞿希贤、金沙、黎海英、谢功成,音乐教育家王振亚、北大音乐教授严宝瑜,台湾艺术大学音乐系主任周同芳等一大批音界名流,都是当时青木关国音院的学生。

我的故乡青木关啊,你是当今驰名中外的中央音乐学院的底蕴和基石,也是中国音乐家的第一个摇篮,我国音乐史上首次交响音乐会和民歌演唱会都在这里举办,以“我国第一情歌”著称的《康定情歌》在这里改编和唱响,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抗战歌曲《黄河大合唱》率先在这里成名……

青木关,这个人杰地灵、人才荟萃的历史古镇,在当时可以说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乐音,每一片树叶、每棵小草都缀满了音乐的耳朵。

1955年,在当时国音院的纪念台——国音台落成剪影仪式上,很多乐坛老将、音海名流汇聚一堂,见景感怀,热泪盈眶地说:“我们是吃重庆的大米,喝青木关的井水走上中国乐坛的,我们永远忘不了这片饱含心酸与热泪的土地。”

当时我正在这里采访,听了这席话,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是一名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青木关人,想到这段不平凡的历史,想到在我的故乡青木关培育的这一大批人才,心里既是沉痛,又是自豪。

 

 

 

 

 

 

 

 

壁虎

       吴辰

乡村的夏夜是蚊子的天下,它们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地叮咬,让人痛恨而无奈。特别是在你做过诸如点蚊香、喷杀虫剂、关闭门窗之类的大量工作,却又冷不防被那“漏网之鱼”叮上一口时,你会油然而生一种绝望感。对蚊子实在是恨之入骨,因此,我对吃蚊子的动物颇有好感,譬如壁虎。

年少时曾害怕过壁虎,一是因为它长相骇人,二是觉得它有毒,且它的确是民间传说的“五毒”之一。后来发觉壁虎是背了冤屈的,因为大部分的壁虎是无毒的,又听人说壁虎的好话,如吃蚊子,我便觉得它有点可爱了。

在书房夜读,常能见到壁虎。玻璃窗外若有蚊蛾飞动,壁虎便会从某个角落爬出,然后小心翼翼地向这些飞虫靠近。只见它吐出舌头然后一卷,猎物便进了嘴里,这个动作快极了。

壁虎是一种具有奇幻色彩的动物。据说壁虎又名“守宫”。《本草纲目·鳞·守宫》载:“壁宫,壁虎,蝎虎,蝘蜓。守宫善捕蝎蝇,故得虎名。”古有“守宫砂”一物,即是点在处子手臂上以示贞操的东西。南梁名医陶弘景曾说:“守宫喜缘篱壁间,以朱饲之,满三斤,杀干末以涂女人身。”又传“守宫极淫,喜水,每遇水辙交。其精剧毒,人食之化为脓水。” 一说隔夜茶不能喝,就是因为夜间或有壁虎在茶水边交配,雄壁虎那剧毒的精液可能会落入水中。当然,这些都是传说,没有事实根据的。

觉得壁虎可怜是因为它的尾巴,在遇到危险时它会自断其尾以逃命。小时候,一个傍晚,我跟在几个大孩子后面,看他们用竹篙捣弄屋檐上一只小小的壁虎。那壁虎受惊,匆忙断掉尾巴慌乱爬去。看着地上抽搐的尾巴,他们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个场景我一直记忆深刻。

  
更多
 
巴南报社主办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