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版:副刊 上一版   

夏日晚风
那 夜
开心一刻
品 竹
老来伴
蛙声呱呱呱
儿歌
 

巴南数字报   返回巴南网  

巴南报社主办  
  下一篇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期

夏日晚风
■ 汪职坤

 

还记得在高中时的一篇作文里这样写过:“一年的四个季节里,总觉得春天像个温婉柔弱的女子,少了些许阳刚和霸气;而萧索悲凉的秋,与我血液里流淌着的热情奔放格格不入;冬天自不必说,单独一个‘冷'字就让我发抖。我最喜欢的便是激情四射的夏日,谁不希望把有限的生命燃烧在轰轰烈烈的夏天”。而今看来,那时的我过于稚嫩,以至于忽视了季节的地域性差异。

如今,在重庆七月炎热的日光下,我才想起我的故乡贵阳市郊的一个小山村。云贵高原山间的小镇是多么清凉爽朗。曾经自以为已够轰轰烈烈的夏季,在眼前的这片日光下就算不得了。暮春刚在蝉儿们阵阵嘶哑的鸣声的催促下消失,在片片绿荫之间,初夏就乘隙快步而至。许是等得久了、急了,所以初夏的七月便炎热难耐。烈日下的南风像滚动着的火焰,只消轻轻地触碰一下你可爱的脸颊,不到五分钟就是流不完的臭熏熏汗水。

然而,烈日高温不可能将一天的时光长久占据,而当它在傍晚消隐时随之而来的那一缕清风,就是我爱这个季节的理由。

傍晚,是睡梦中诗化了的意境,而晚风才是这个意境里最美的诗眼。随着迷蒙的梦缱绻地苏醒,它便踏着暮色悠然而来。

斜倚窗台,独自瞭望暮色下一览无余的苍穹,这是长久以来坚持着的习惯。不多久,城市的街灯就如节日里的烟花一样竞先亮起。这时,带韵的晚风是不可少的。随着白日里的浮华和喧嚣渐渐退去,整个城市安详而静谧,而这柔柔拂过的晚风宛如平静的湖面荡起的点点涟漪,更为这个城市增添了几分的诗意,街边的老树也在柔软的抚摸下舒展着身姿。这时,邻居老郑总会拿出从云南带来的那套茶具,并亲自煮上一杯清香可口的普洱茶。邀请我在他家不大不小的茶几旁围坐下来,一边谈论着生活工作中的琐事,一边品着清淡的茶香,微凉的清风从全开的窗户直入,见证着这最美的时光里我们最纯真的友谊。

沐浴在柔和的晚风里,感觉一身的疲惫和倦怠也被洗涤而去。除此之外,当你醉心于晚风吹拂下旖旎的风景时,那些内心深处华丽而有绝望的伤口又在一种自足的状态下慢慢愈合,让你以一个全新的姿态去迎接明天。

所以,我依然爱着夏天,还有这缕带韵的晚风。

   下一篇
更多
 
巴南报社主办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