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版:副刊 上一版   

夏日晚风
那 夜
开心一刻
品 竹
老来伴
蛙声呱呱呱
儿歌
 

巴南数字报   返回巴南网  

巴南报社主办  
上一篇  下一篇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期

老来伴
■ 高光亮

 

乔大娘撂下狠话:“您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枉我跟你那么多年,你自个过吧!”

乔大爷解释:“我正要给你送水来,肉贩子张花狗来看猪,就给耽搁了。”

“耽搁了?你不知道我在地头热得喉咙冒烟儿?你心头根本就没有我!你跟张花狗还在屋头喝酒,喝得东西南北都找不到了。想当初,我不嫌你家里穷嫁给你,现在老了,你还对我这么不上心。你还和隔壁那个胡嬢嬢眉来眼去……”乔大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喋喋不休。

乔大爷听得毛焦火辣,扔下一句话:“胡乱说!”一扭屁股进屋去了。

乔大娘也索性跟进屋里,收拾起衣服,一边用眼角瞟乔大爷:“我走了哟!”

“你爱啷个就啷个!”

就这一句话,原本打算做做样子的乔大娘真被气走了。

天黑了,乔大爷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起床喝了一碗冷稀饭,看了半夜电视才闷乎乎地睡下了。第二天早上起床,乔大爷只觉得天旋地转,一摸额头,火烧火燎的。

且说乔大娘赌气,只是跑到山那边的女儿家去了。女儿听她把前因后果一说,一个劲地劝解。乔大娘住了一夜,气也就消了。想想老头子,虽然甜言蜜语不会说,但坡上的体力活倒是一把好手,人也非常实在,几十年都过来了,算了吧。我这一走,他又从来不下厨,还不知道吃的啥呢。可就这么回去,又太没有面子了。

乔大爷这头,也在找台阶。老婆子除了女儿家,不会走到哪里去的,打个电话问问吧。

电话通了,女儿回答,妈没来(乔大娘预先打了招呼的)。

乔大爷:“你妈妈刀子嘴豆腐心,她只有到你那里,我晓得。劝劝你妈,我早饭都没吃,人都躺在床上的,发烧了,脑壳痛。”

女儿悄悄对乔大娘说:“老汉生病了。”

“哼,哄人的,我才不回去!”乔大娘心头着急,嘴上却不松。

“家里的母猪要产崽了,在刨猪圈。我不会经管,喊你妈回来嘛!我粗心惹你妈生气,我在这里跟她认个错哈。”乔大爷在电话那头说。

乔大娘稳不住了。算算时间,嘢,母猪真到了下崽的时间了,她提起衣服包包就往家里跑。到家第一件事,她急着去摸老头的额头,烫手,赶紧打电话让女儿喊医生。然后再跑到猪圈一看——一群小猪儿正在吃奶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
 
巴南报社主办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