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版:副刊 上一版   

夏日晚风
那 夜
开心一刻
品 竹
老来伴
蛙声呱呱呱
儿歌
 

巴南数字报   返回巴南网  

巴南报社主办  
上一篇  下一篇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期

蛙声呱呱呱
刘昌谷

 

夏天的夜晚,星光闪闪,远看灯火明灭,近听蛙声一片,美丽的夏夜几乎被蛙们占用。白天它们悄无声息,养精蓄锐,到晚上或雨后,则在田野独占鳌头,鼓起腮帮,放开喉咙“呱呱呱”纵情鸣叫。

“呱——呱呱”,像金钹拍打出来的低沉、粗犷的声音,这是大青蛙的叫声。随着夜色渐浓,蛙声越来越响亮,仿佛开初那大青蛙用叫一声停两拍的节奏,是在给小青蛙指挥。紧接着,小青蛙们争先恐后,一轰而起引吭高歌。瞬间,稻田被蛙声淹没,夜空被蛙声充斥。不仅是稻田,就连池塘也接连不断响起蛙声。这是何等美妙绝伦的天籁之声啊!难怪宋代诗人赵师秀就写了“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的不朽诗句。

其实,听蛙声最好还是在前些年。那时种水稻多,“芒种”时节,漫山遍野都是绿油油的秧苗,青蛙有良好的生存空间和舒适的活动场所。它们时而在稻田里游来游去,时而在田坎边蹦上跳下,十分忙碌却非常惬意。它们眼睛敏锐,蹦跳灵活,是捕捉害虫的能手。

可是,现在水稻栽种少了,一眼望去,很难得有几块稻田,多数都是旱地,甚至还有不少田地荒芜。肥沃的土地常年与荒草为伴,所以听蛙声就比原先困难多了。

有位朋友曾问我:“老兄,你吃过青蛙肉没有,非常细嫩,味道不错。”不知他为啥一下冒出这样的问话,一听就不是滋味,一般无名火在我心头升腾。

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老弟,你不是不知道青蛙是益虫,千万不能再吃青蛙肉了。再说,现在普遍都采用农药灭虫,青蛙吃了被农药毒过的害虫,难免身体不残存些有害物质,你再去吃青蛙肉不等于自己服毒了吗?”

这位朋友点了点头,似乎也很不好意思。

夜深了,我凭窗眺望,萤火虫提着一明一灭的灯笼在夜空奔跑,星星在浩瀚的天宇眨着眼睛,蟋蟀也在叽叽叽尖叫,但我觉得,最悦耳的还是通夜不眠的青蛙唱着的催眠曲。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
 
巴南报社主办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